什麼是說方言的恩賜?現今有說方言的恩賜嗎?用方言禱告是怎麼回事?



問題:什麼是說方言的恩賜?現今有說方言的恩賜嗎?用方言禱告是怎麼回事?

回答:
第一次說方言發生在五旬節,使徒行傳2:1-4。 使徒出去用眾人的語言跟眾人分享福音,“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神的大作為!”(使徒行傳2:11)。希臘原文“鄉談”按字面翻譯過來是“語言”。所以,講方言的恩賜是指一個人用他本不知道的聽道人的語言來傳道。在哥林多前書12-14章,保羅講到了奇妙的恩賜,他說:“弟兄們,我到你們那堨h,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與你們有什麼益處呢?”(哥林多前書14:6)。使徒保羅所說的,與使徒行傳媄鰫韝閮左煽y述一致,講方言是對聽道人有益,讓他們能聽到用他們的母語所傳講的神的話語,但對別人沒用處——除非把方言翻譯出來。

一個有翻譯方言恩賜的人(哥林多前書12:30)能明白說方言的人說的話,即使他自己不懂那種語言。翻譯方言的人會把說方言的人表達的資訊說出來給大家聽,這樣每個人都能明白。“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哥林多前書14:13)。保羅關於沒有被翻譯出來的方言的結論強而有力:“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哥林多前書14:19)。

如今有沒有說方言的恩賜呢?哥林多前書13:8提到,說方言的能力終會停止,不過這個停止是跟哥林多前書13:10提到的“完全”的到來有關。有些人指出預言和知識的語言“會停止”跟方言的“會停止”有差別,以此證明方言會在“完全”到來之前停止。這當然有可能,但經文中也沒有具體說。也有些人引用以賽亞書28:11和約珥書2:28-29這兩節經文,證明講方言是神的審判要到來的跡象。哥林多前書14:22描述方言是“為不信的人做證據”。根據這個論據,說方言的恩賜是對猶太人的警告,告知他們神要審判以色列因為他們拒絕接受耶穌基督是彌賽亞。因此當神審判了以色列(西元70年羅馬人摧毀耶路撒冷),說方言的恩賜已經不再有其最初的目的。儘管這個觀點有可能,說方言的主要目的已經達到並不意味著方言就會停止。聖經沒有斷言說方言的恩賜已經停止。

同時,如果說方言的恩賜在當今教會中還是很活躍,它必會與經文上所說的相符。它會是一種真實的容易明白的語言(哥林多前書14:10),它是為了對講另一種語言的人傳講神的話(使徒行傳2:6-12),它會符合神透過使徒保羅下達的命令:“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哥林多前書14:28-29),它也會跟哥林多前書14:33一致,“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神肯定能賜給一個人說方言的恩賜,讓他可以和講不同語言的人交通。聖靈有最高權威分配屬靈的恩賜(哥林多前書12:11)。我們可以想像得出,如果不用去語言學校就能馬上會講當地人說的語言,宣教士的工作會有更好的成效。但神好像並沒在這麼做。方言在今天似乎不是以在新約時期同樣的方式出現,儘管那會非常有用。大多數宣稱說方言的信徒在實踐中跟上面提到的聖經對說方言的敘述是不一致的。這些事實總結出說方言的恩賜已經停止,或至少在神對當今教會的計畫堳D常罕見。

對於那些相信方言是 “禱告語言” 是用來自我教導的人,他們的根據是哥林多前書14:4和14:28:“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縱貫14章,保羅一直強調把方言翻譯出來的重要性,參看14:5-12。保羅在4節中所說的是:“如果說方言不翻出來,你除了教導自己別無他用,只是使自己顯得比別人更屬靈。如果你說方言並把它翻譯出來,你就教導了眾人”。新約堥S有說“用方言禱告”有什麼目的,也沒有具體描述“用方言禱告”的人。再者,如果“用方言禱告”是為自我教導,那麼對那些沒有說方言的恩賜而無法自我教導的人不是不公平嗎?哥林多前書12:29-30清楚地說明,不是人人都有說方言的恩賜的。


返回中文首頁

什麼是說方言的恩賜?現今有說方言的恩賜嗎?用方言禱告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