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作者:使徒行傳沒有特別明確它的作者。從路加福音1:1-4和使徒行傳1:1-3可以看出是同一個人寫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早期教會的慣例就是路加--使徒保羅的同伴寫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歌羅西書4:14;提摩太后書4:11)。

寫作日期:使徒行傳大致寫于西元61-64年。

寫作目的:使徒行傳為的是提供早期教會的歷史。本書強調了五旬節的重要性,並受力為耶穌基督作有效見證。使徒行傳記錄了使徒們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以及周邊地區為基督作見證。本書的亮點在於聖靈的恩賜,說聖靈給力、引導、教誨並充當我們的中保。閱讀使徒行傳,我們受使徒彼得、約翰和保羅在那個時期所行神跡的啟發和鼓勵。使徒行傳強調服從神話語的重要性,和發生在認識神之後的轉變。它也提到很多那些拒絕接受使徒宣講的關於主耶穌基督的真理的人。本書揭示了權利、貪婪以及其它很多惡習。

關鍵經文:使徒行傳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2:4:「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使徒行傳4:12:「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使徒行傳19:20:「但是比得、約翰說:‘聽從你們,不聽從神,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

使徒行傳9:3-6:「掃羅行路,將到大馬士革,忽然從天上發光,四面照著他。他就僕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他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告訴你。’”

使徒行傳16: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概述:使徒行傳陳述了基督教會的歷史和耶穌基督福音的傳播;以及對教會和福音與日俱增的抵制。儘管很多信實的僕人被神使用,宣講和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掃羅——後改名為保羅,是其中最有影響力的。保羅在轉變之前,熱衷於逼迫和殺害基督徒。保羅的巨大變化發生在大馬士革的路上(使徒行傳9:1-31),它是本書的亮點。保羅轉變之後,極力愛神,並以全力、激情和充滿真理和永活神的靈宣講福音。使徒們被聖靈充滿,在耶路撒冷(1——8:3)、猶太全地、撒瑪利亞(8:4-12:25)、和地極(13:1-28)為基督作見證。最後一部分包括保羅的三次宣教之旅(13:1-21:16)、在耶路撒冷和凱撒轄區受審(21:17-26:32),以及最後去羅馬(27:1-28:31)。

關聯:使徒行傳是從舊約遵守律法到新約恩典和信心的過渡。這個過渡在本書中的幾個重要事件中可見。首先,關於聖靈事工的改變;在舊約裡聖靈從外部「靈膏」神的選民,他們中有摩西(民數記11:17),俄陀聶(士師記3:8-10),基殿(士師記6:34),和掃羅(撒母耳記上10:6-10)。耶穌復活之後,聖靈來到並住在每個信徒的心裡(羅馬書8:9-11;哥林多前書3:16),從裡面指引和給力。內住的聖靈是神給那些來信他之人的恩賜。

保羅的轉變是舊約轉向新約的激動人心的例子。保羅承認,在遇到升天後的救主之前,他是狂熱的猶太人,「就律法上的義說」是無可指摘的(腓利比書3:6),他逼迫那些藉信基督得救恩的人。但是轉變之後,保羅認識到他所謂尊重律法的努力都是徒然,認為那是「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並且得以在他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神而來的義」(腓利比書3:8-9)。現在我們是靠信心而活,不是靠守律法的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2:8-9)。

比得在使徒行傳10:9-15節中關於大布的異像是從舊約轉變至新約的另一跡象——這個例子特別針對猶太人的飲食律法——針對新約中猶太人和外幫人在教會的合一。「潔淨」的動物象征猶太人,「不潔淨」的動物象征外幫人,兩者通過基督獻上的活祭被神「潔淨」了。不再受舊約律法的約束,猶太人和外幫人通過相信耶穌在十架上撒的寶血得以在新約的恩典裡合一。

實際應用:神可以藉著聖靈賦予普通人能力行奇妙的事。神本來就是叫一幫漁夫攪亂了天下(使徒行傳17:6)。神讓一個仇恨基督的兇手變成最偉大的宣教者、和幾乎半部新約的作者。神利用逼迫讓一個「新信仰」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在世上傳播。神可以並通過我們作同樣的事——改變心靈、靠聖靈給力、富於我們傳播基督救恩福音的熱情。如果我們試圖靠自己的力量去做這些事,必定失敗。如使徒行傳裡的門徒一樣,我們要等待聖靈的吩咐,在他的力量中成就大使命(馬太福音28:19-20)。



返回中文首頁

使徒行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