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怎麼是我們的安息?



 

問題:耶穌怎麼是我們的安息?

回答:
理解耶穌是我們的安息的關鍵是希伯來詞“ sabat ”,意思是“休息或停止或停下工作”。 安息日的起源要追溯到創世。 在六天中創造了天地後,神“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創世記 2:2 )。 這不是說神累了,需要休息。 我們知道神是無所不能的,其實就是“萬能的”。 他永不疲憊,最費力的精力消耗也絲毫不會減弱他的力量。 所以,神在第七天歇了是什麼意思? 簡單說就是他停下了在做的事情。 他停下了活計。 這對理解安息日的建立和基督作為我們安息的角色非常重要。

神用創世第七日休息的例子為他的人民確立了安息日休息的原則。 在出埃及記 20:8-11 和申命記 5:12-15 中,神將十誡中第四條告訴了以色列人。 要“記念”安息日並“守為聖日”。 以色列人每七天中要有一天停下工作休息,也要讓僕婢牲畜同天休息。 這是要完全停止勞作。 無論做任何工作,每週都要有一個全天的休息。 (請閱讀我們關於安息日、星期六與星期日和守安息的文章以進一步了解。)安息日的確立是為了人民可以停下工作,休息一天后再重新開始。

安息日的諸多元素象徵了彌賽亞的來臨,他會給他的人民帶來永久的休息。 在舊 約律法下,猶太人不斷“辛苦”,期待被神接受。 他們努力遵守大量的禮法、宗法和民法等要求的做與不做的規定。 當然,他們不可能遵守所有這些律法,所以神給出了一系列贖罪祭和奉獻,這樣他們就可以到神這裡請求寬恕、恢復與他的關係,但只是暫時的。 正如他們一天休息後要恢復體力勞動一樣,他們也必須不斷獻祭。 希伯來書 10:1 告訴我們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總不能藉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然而,這些獻祭都指向未來。 它們是對於最終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獻祭的期待,他“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希伯來書 10:12 )。 最後的獻祭後,耶穌坐下來“休息” -- 也就是說,他停止了贖罪的勞作,因為不需要再做什麼,再也不需要了。 救贖的工成了(約翰福音 19:30 )。 我們因為耶穌所做的事不再需要“辛苦”遵守律法,在神的眼光中稱義。 耶穌來就是為了我們可以在神和神給的拯救裡休息。

另一個安息日休息的重要因素是神保佑它、使它成聖、使它聖潔。 這裡我們再次看到基督作為我們安息的象徵 -- 神聖完美的神子讓所有信他的人成聖、變得聖潔。 正如神使得安息成聖,他也讓基督成聖,並派他到世上來(約翰福音 10:36 )。 在他那裡我們得到了脫離自身勞苦的完全休息,因為只有他是聖潔公義的。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哥林多後書 5:21 )。 我們現在在他裡面得到靈性的休息,不止是一周一天,而是永遠。

耶穌是我們的安息也因為他是“安息日的主”(馬太福音 12:8 )。 當神化身為人時,他確定了安息的真正意義,因為是他創造的,他是我們肉身的安息。 法利賽人批評耶穌在安息日治病時,他提醒他們安息日將羊拖出坑時不要猶豫。 因為他來就是為了拯救“羔羊”,他可以打破安息日的規定。 人比羊更重要,耶穌給的救贖比規定更重要。 耶穌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馬可福音 2:27 ),他重申了建立安息日是為了讓人不勞作的原則。 法利賽人將安息日曲解為繁瑣規定的日子。 耶穌來用他的恩典讓我們脫離律法(約翰福音 1:17 ;羅馬書 6:14 )。 他是安息日的主,解脫我們,使我們不必自己爭取救贖。 在他裡面,我們不必勞苦、只信他為我們做的工。

希伯來 4 是有關耶穌是我們安息的確定性章節。 我們被告知要“進入”基督給的安息。 反之就是硬著心腸反對他,像以色列人在曠野裡那樣。 由於他們的不信,神拒絕那一代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希伯來書 3:11 )。 希伯來書的作者請求我們不要犯同樣的錯誤,拒絕神在耶穌基督裡的安息。 “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樣。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希伯來書 4:9-11 )。

除了 耶穌之外再無別的安息。 只有他滿足律法的要求,只有他給出贖罪的祭獻。 他是神給我們的,讓我們不再勞作自己的工。 我們不敢拒絕這絕無僅有的拯救道路(約翰福音 14:6 )。 對於那些決定拒絕他的計劃的人,神的回應可以在民數記 15 中看到。 那裡,一個人不顧神停止做工的明確命令,在安息日撿柴。 這種過犯是有意犯罪,光天化日之下大膽為之,公然反抗神的權威。 “耶和華吩咐摩西說:'總要把那人治死,全會眾要在營外用石頭把他打死'”(第 35 句)。 所有拒絕神在基督中給的安息的人都會如此。 “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希伯來書 2:3 )


返回中文首頁

耶穌怎麼是我們的安息?